1. 首页
  2. 资讯

财报分析:“美团优选”是否为美团带来了协同效应?

值得关注的是, 随着美团优选进一步下沉,也为美团找到了新的增长点 。财报显示,自2020年Q2至去年年底,美团年度活跃用户也从4.6亿涨到了6.9亿,增幅约为50.00%。在流量逐渐见顶的情况下,这样的增长实属难得。

一直以来,这家因外卖起家的本地生活服务企业,在随后的几年迅速用餐饮外卖、酒店到店及 旅游 业务编织起了具有协同效应的系统。而随着美团优选不断下沉吸纳了大量非一二线城市用户,这些冲着“9块9蔬菜”来的新群体,能否与美团原有的外卖、到店业务产生协同呢?

数百亿亏损的新业务,为美团带来了什么?

自2020年Q3季度开始,美团在新业务上的亏损合计已达464亿,虽然新业务包含买菜、优选、闪购三项业务,但相当程度可以认为亏损来自优选,这是一项2020年7月美团推出的社区电商业务。

随着优选的进一步下沉,美团的投入亦在增大。2020年Q2、Q3、Q4三季度,美团新业务的亏损分别为14亿、20亿、60亿;而一年后,对应的亏损则分别为92亿、110亿、102亿,成倍数扩大。

与之对应的,是活跃用户的飞速增长。美团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Q2、Q3、Q4的前12个月,平台年活跃用户人数分别为4.5亿、4.8亿以及5.1亿;一年后,对应的年活用户分已达到了6.3亿、6.7亿以及6.9亿。

流量见顶的当下,优选为美团带来了新的增长机遇。

新用户是否已产生协同效应?

随着流量的不断涌入,这些原本因为买菜业务进入的新客群,能否在美团上产生餐饮外卖、酒店到店及 旅游 的消费呢?

不妨观测下美团外卖以及到店业务的增长情况。

以美团酒店到店及 旅游 业务为例,2020年全年营收213亿,而去年则达到了325亿,上涨52.58%。具体到时间段来看,2020年Q2至Q4季度美团到店业务的营收分别为45亿、65亿、71亿;对应今年的数据分别为86亿、86亿、87亿,可以注意到自推出美团优选后,也就是从2020年Q3季度开始,到店业务的营收开始迅猛增长,而这样的增长则在去年逐渐停滞(增长停滞部分可能受疫情影响)。

同样地,自2020年Q2季度开始,美团外卖的营收也开始出现爆发增长。美团财报显示,2020年Q2美团餐饮外卖营收为145亿,但进入Q3季度以后,其对应营收则涨至207亿、215亿。2020年全年,美团餐饮外卖营收为663亿,这一数字到去年则变成了963亿,涨幅达45.24%。

事实上近几年来,外卖巨头一直试图拓展下沉市场。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9年6月,下沉市场外卖平台安装渗透率为12.9%,相较于去年同期增长5.78%。对应的,我国下沉市场商家版安装用户规模已达383.6万,美团外卖商家版在下沉市场的月活(MAU)为110万,饿了么和星选常规合计82万。

可以发现,美团核心的两项业务,在去年美团优选推出同时期开始产生爆发式增长。 一种可能的原因是,美团优选的社区电商业务已与上述两项业务产生协同效应。

数据显示,2021年美团优选GMV为1200亿,未完成计划的1500亿目标;多多买菜完成800亿GMV,淘菜菜完成200亿GMV,从数据来看,美团优选处于第一。

另一个有趣的点在于, 随着下沉市场用户的涌入,美团的单笔外卖业务金额并未产生较大波动。

美团财报显示,2020年Q2至Q4,餐饮外卖单笔交易金额分别为48.83元、47.38元以及46.91元;去年Q2至Q4,对应单笔交易金额为49.02元、49.11元以及48.23元,在刚进入下沉市场时,单比交易金额出现小幅下降,从整体来看,2020年、2021年的年单笔交易金额分别为48.17元以及48.86元,波幅在2%以内。

一种可能存在的解释为,非一线城市用户较一二线线相比在餐饮外卖的消费力稍弱,但相差不大。从这一点来看,似乎不必过分担心因为不同地区用户因消费力差距,导致协同效应出现断层。不排除美团划定的业务范畴(餐饮、外卖)即为本地生活,因此难以体现较大的消费力差距。

但社区电商业务仅能作为解释去年美团核心业务爆发原因的一种。 以核心外卖业务为例,美团在与饿了么在一二线城市的竞争中优势本身就呈逐渐扩大态势。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美团外卖占比已达67.3%,饿了么逐渐跌破三成份额降至26.9%。据界面新闻报道,自去年9月起,饿了么在上海本地的份额已不足50%。作为一家从上海起家且总部在上海的企业,饿了么正失去对大本营地区的主导权。

说明:部分文章来源网络,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