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困在系统里的外卖骑手,到底是系统的错还是外卖员的错?

这是数字化、智能化、KPI化“必然”带来的后果

而外卖系统中底层的派单(匹配)、调度、路径规划、算法优化等等

这一切普通人听着非常高大上的专业名词

其实都是一门叫作运筹学的二级学科研究的数学和算法问题

作为华人最大的运筹学社区之一 @运筹OR帷幄 的创始人

我经常在全网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

但今天

我希望“动用”自己的人脉

分享朋友圈运筹学大佬们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他们有的是 运筹学博士、博士后、教授(学术界)

有的是 BAT等一线互联网公司资深算法工程师、算法总监(工业界)

有的是 运筹学初创公司创始人、CTO等(工业界)

我想他们基本可以代表运筹学工业界和学术界的权威

即 外卖系统底层数学模型和优化算法的设计师

希望这群“业内权威人士”的观点

可以为大家带来的一些不一样的思考

平台能否不追求利润最大化,而学着“不作恶”?

问题建模比优化算法设计重要得多。

把事故率和配送时长的关系建个模,作为硬约束加进去就好了。。。

最终人成为了算法的平均数,这是最可悲的。算法的优化必须以人性为约束条件。

因为我课题研究的主要内容就是路径优化的算法,这篇报道是真的击中我了。其实在算法开发的时候不一定就只能用到最短配送时间作为目标函数,还应该考虑路径规划方案的鲁棒性,平等性,可靠性等等,说到底还是资本的问题,想榨取最后一丝配送人员的时间价值,这锅优化算法不能背。

还是那句话,“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西弗曾提出过「算法文化」的概念。在他看来,「算法不仅由理性的程序形成,还由制度、人类、交叉环境和在普通文化生活中获得的粗糙-现成的理解形成」。他认为,算法是由「人类的集体实践组成的」,并建议,研究者应该人类学地探索算法。”

人性前面一切算法都是无解的。骑手用时间交换订单进而换成钱,客户用钱交换骑手的时间,某团或某吗负责将骑手的时间转变为订单,进而换成钱。这个循环里,只要骑手的效率可以被交换成更多的订单,就无法阻止更多的骑手超负荷接单。同样的,只要某团或者某吗可以将更多的时间转变为订单,就无法阻止团吗压缩配送时间。

而整个行业忽略的问题,更多的是,换取别人的时间甚至极致的效率带来的安全隐患所需要的代价应该是多少,只有2-3块钱的配送费吗?马上行动的应该是点外卖的同学们,团吗的所谓“行动”,杯水车薪。

很小时候做过一个打水排队调度问题,比如提得桶多的人的会造成大家等待时间显著增长,直觉下来要靠后。跑一通统计平均等待时间最小这个指标意义下的解,结果就是只要带得桶多就得靠后站。在这个解里面,为了平均最优,总有一部分人会瘦到“不公正”地系统性的“歧视”。这是小时候解决这个问题没有意识到的问题。成年以后发现,社会系统追求的最优解决方案,在方方面面往往会造成这样的问题。所以不求最优也许是一种美德。

其实就是Capacity utilization(冗余率,亦即平台的运力成本)和promise SLA(及时率,亦即用户体验和因之而来的流量)的权衡。再直白点说平台愿意花多少成本买用户体验。

所以很自然的,技术不够就靠压配送员,人力池不够也压配送员,配送员想增收也压自己。如所有KPI故事一样,被考核的都能达成,不考察的SOP、安全、人员流动/人效。

所谓costumer obsession,很大一部分是要把内功OKR。销售导向则走向绩效市场化。而市场虽大,终究是容不下两家同质化如此之高的玩家的。

战火方燃,拭目以待.

哎,大家都在说愿意多等五分钟,但是多等五分钟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骑手最大的问题不是延迟而是throughput。。。。而且就算有效本质上也是增加骑手工作时间。

所以我们应该问的是,如果配送费从五块涨到了八块十块,自己还是否愿意点外卖。如果大部分人回答否,那么外卖平台也只好如此“压榨”骑手们。

毕竟自己仁义了,就把市场让给对家了。

至于多雇一些(比如25%)的骑手,那得问骑手们愿不愿意工资减20%。。。。。。

个人认为,当还有六亿人月入还不足1000的时候,这种具体的微观问题基本上是没什么好的解决办法的。。。

如果道德能解决资本主义问题要法律干什么。。从道德上批判资本家是不能从根本解决此类问题的,几十年的历史告诉我们,只有当不道德的成本高于道德的成本资本家才会“道德”,同样,骑手之所以不遵守交通规则是因为收益大于风险。解决这类问题要两手硬:从公司层面入手便是通过法律保障员工权益,比如不能随便裁员跟减工资;从骑手层面便是加大对违反交通规则的惩罚力度。必须双管齐下.

总有人说中国创新,支付外卖高铁怎么强大了,但是这样说的人很少会考虑很多这样的成果是建立在对人权的蔑视和对弱者保护的缺失上的。这也不能怪公司,消费者或者从业者,毕竟大家还是要生存。但是这个伦理问题,毕竟还是要整个社会去面对。

最近一篇关于智能调度算法对外卖小哥的冲击的文章被四处转发,我个人感觉人文关怀是必须的也是欠缺的,但是凡事往资本上去靠的人,拜托有点常识。我们看到很多技术中国落后了需要赶超,靠什么赶超?人才。何谓人才?受过专业培训的有专业知识的人。这些人要挣钱养家,得靠公司发工资啊。科技公司前期有很长的投入期和爬坡期,盈利是负的,谁来支撑?靠资本啊。没有资本大家都退回到农业社会得了。社会发展的动力来自于人、科技、资本这三驾马车,人和科技又严重依靠资本。政策只是regulation,不是源动力。再说回智能调度,如果不走这条路,后果是社会资源被严重浪费,社会成本增加,大家都享受不到便宜快捷的外卖、物流,行业也被国际先进水平甩在身后,谈什么产业升级?这些增加的社会成本不仅会转移到我们每个人身上,也会转移到制造业、农牧业、能源等行业。所以对于从业人员,我们要思考的不是要不要智能调度算法指挥,而是我们的模型里面可否放入一些slack,可否把人的因素也考虑进去;对于大家,在凡事都“低成本”的去骂一声“资本”之前,想一想,这样的骂可真不是“低成本”的事情。

福特流水线发明后,这一切都发生过,现在又重新发生。希望机器人的脚步再快一些,让这600万人发挥他应有的价值。王兴若败,必败于此。

这里的主要问题是调度系统和绩效系统不完善,不能完全覆盖真实世界的复杂情况。同时明明是美团算法的责任却被转嫁到了骑手身上,背后还是为了实现资本的快速增值。当然美团这个平台对社会的整体影响是利大于弊的,只不过需要重新权衡系统的效率与人性。

每次点外卖骑手送到家我都会说一句:麻烦了,辛苦了!即便两小时送到,我也觉得很正常,只要他提前给我打个招呼

马路上看来飞驰的骑手我都会捏把汗,前年大年三十晚上吃完年夜饭开车回家亲眼目睹外卖小哥连人带车被撞飞

绝大多数时候客户是不在乎那一两分钟的,但平台在乎,希望有所改观吧,给骑手和公众一点安全保障

注:

侵删,以及如果哪位大佬希望实名的,可以微信或知乎联系我

说明:部分文章来源网络,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