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探险的好处~~~

  今年的“五一”黄金周并不平静:北京户外探险者被困内蒙古沙漠,一人死亡;新疆31名“驴友”穿越车师古道时走失,队伍中还有6名孩子,最小的不足6岁;在此之前,13名天津大学生也曾在沙漠遇险获救……
种种事故与险情,引发人们对户外探险的深度思考:探险游是勇气可嘉还是要量力而行?探险是为了认识自然还是锻炼胆量?面对险情是知难而退还是知难而进,维护自己的自尊心?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尧茂书漂流长江开始,国人迅速投入到各类探险活动中。
  相对于10年前只是专业人士的活动,探险现在也成为很多普通人的爱好。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是一种时尚而刺激的游戏,视探险为一种人生的乐趣,甚至个人价值的体现。然而,频发的事故却为探险游敲响了警钟。
“驴友”–“外面的世界”是在新疆车师古道失踪的31人之一,想起“五一”的惊魂之旅,他至今还心有余悸。
  
他说,当初决定带着12岁的女儿参加当地一家户外店组织的“五一”车师古道游,是为了锻炼一下孩子的意志。他还算是一头“老驴”,常跟这家俱乐部出游,对领队周平有了一定的信任。但就是这种信任,使他忽视了周平根本没有走过车师古道的事实。
  
他们中共有6名小孩,在暴风雪中迷失的4天中,几个小一点的孩子冻得直哭,脸也被强烈的紫外线灼伤。获救的时候,队伍中有人脚趾被冻伤,更有3人得了雪盲症,需要牵着队友的背包带才能缓缓前行。幸运的是,他们最终平安获救,但北京游客小倩就没那么幸运了,体弱的她在内蒙古遇难的消息更是让全国各地的“驴友”唏嘘不已。
  
然而,这样的不幸却并非独此一例。今年年初,罹难罗布泊荒原的背包客在全国各地“驴友”的网上寻亲行动中才得以魂归故里;在较受“驴友”青睐的四川线路,去年5月,当地一名藏族向导和一对经营户外用品的夫妇在四姑娘山登山时遇险,其中两人遇难身亡;今年元旦,两名上海游客在康定爬雪山时冻死,救援人员发现他们穿的竟是行动不便的牛仔裤。
  
探险游,越来越成为人们的“危险游戏”。
乌鲁木齐登山探险协会主席、被誉为“新疆户外第一人”的王铁男说,从内蒙古库布齐沙漠中的北京游客遇险身亡,到新疆31名“驴友”遇险获救,他们共同的问题是盲目自信,对可能出现的风险估计不足。
  
从一定程度上说,探险是“人类中心主义”观念支配下的产物。这种观念认为,面对自然世界及其生物世界,人类无处不可以涉足,只要人类力所能及,便可以“占山为王”“插旗为疆”,据为己有。但是,如果超越“人类中心主义”的思维框架,我们可以质疑:人类的步履就没有限度或限界吗?只要人类足迹所至,那里就必然属于人类吗?就理应由人类来主宰吗?事实上,人类探险的足迹所到之时,也就是那里的灾难发生之日。
  不是吗?人类飞向太空,太空的垃圾已环绕地球;人类登上“地球之巅”–珠穆朗玛峰,今天的长江之源已受到污染;人类出入原始森林,那里的“土著”动物、生灵即受到惊扰和侵害,甚至难逃劫难……如同哥伦布探出“新大陆”带来了殖民主义的扩张,当今人类无所自律无所限制的“探险”,也反映了人类中心主义的扩张。
  科学是一把双刃剑,探险也是如此。人类探险在哪里留下脚印,也就在哪里留下了灰尘。

说明:部分文章来源网络,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