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团

广东省餐饮协会与美团就六个问题进行了协商。美团真的帮了餐饮企业和商家吗?

  广东餐饮协会联合广东省内33家相关餐饮类协会,4月10日正式向美团发出官方交涉函。3天后的4月13日,美团正式发出公告回应。浏览公告全文,美团并没有直接回应广东餐饮协会提出的交涉要求。通篇倒是反复提及美团不容易、美团返佣金、美团发红包、美团要照顾外卖小哥生存的自夸自奖的话术。  唯一关键意思,应

广东省餐饮协会联合广东省33家相关餐饮协会,于4月10日正式向美团发出正式洽谈函。三天后的4月13日,美团正式发布公告予以回应。看公告全文,美团没有直接回应广东省餐饮协会提出的谈判要求。通篇反复提到美团不容易,美团返还佣金,美团发红包,美团自诩照顾外卖小哥生存自奖。

唯一关键的意思应该是公告倒数第二段埋下的话:2020年,我们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业务洽谈,与商家进行深度沟通,共同商讨实施更有效的餐饮恢复计划,更有针对性地推出相关援助措施。

以这种低调的方式,美团最终表态,将与全国餐饮商家面对面坐下来,探讨未来美团与全国餐饮企业如何改变目前外卖市场的平台和零和竞争。

说到零和竞争,真的很奇怪。餐饮商户作为美团外卖平台的常驻商户,是美团的亲密合作伙伴,与美团共建本地餐饮服务是双赢关系。但从疫情以来广东省餐饮协会和全国众多餐饮协会的公开抗议和十字军东征来看,美团作为一个平台,似乎与餐饮企业的利益背道而驰。

特别是美团公布的那句话:2019年佣金收入的80%将用于支付骑手工资,更让人费解。作为外卖市场话语权最少的草根群体,外卖骑手成为美团10年创业的最大赢家。这就好比房改20年来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大发展,但从来没有人会说,房地产市场基层群体的农民工兄弟成了最大的赢家。

美团十年是公益吗?

今天美团最大的竞争对手也饿了,宣布推出阿里春雷计划2020的餐饮部分,支持中小企业。公告将签约全国80个城市的广告资源(户外酒店电视、网络电视),免费为中小餐厅做广告,帮助其降低营销成本,找到更多消费者。

关于广东省餐饮协会给美团的谈判函以及美团今天回应的公告,我们发现其中存在一些值得进一步探讨的疑点,以及某省餐饮行业代表与某互联网平台公开谈判引发的外卖市场变量趋势预测。

美团是否涉嫌垄断市场?

广东省餐饮协会致美团交涉函的第一篇文章,围绕垄断提到了三点:一是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中的市场份额高达60-90%,已经达到《反垄断法》规定的市场支配地位;二是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各种罪名层出不穷。设置了许多不公平的交易规则,扣分比例大大提高。新开业的餐饮商户佣金高达26%,大大超出了广大餐饮商家的承受能力。临界点;三是美团外卖的行为不断增加商家的成本,疫情期间没有改变。因此,广东很多餐饮企业不满,甚至愤怒。

对此,协会也利用美团2019年财务报告中已知美团外卖收入增长38.9%,毛利率飙升94.2%的事实,证明了美团不断增加商家费用成本的客观事实。

根据国家《反垄断法》第二章第十九条第一项: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1/2的,可以推定其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美团在全国外卖市场和广东省餐饮协会提供的省市份额与市场mo一致

即广东省餐饮协会的协商函中提到,疫情期间,餐饮商家仍强烈要求做独家业务,否则将被迫取消和撤店。协会特别提醒,美团涉嫌违反《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反垄断法》关于禁止和排除竞争的相关规定,也违反了国家市场监管总局4月5日发布的《电子商务法》要求。

除非美团能证明,否则美团在广东省的外卖市场并不要求食品企业二选一,即必须只与美团合作,不能与饿了么等线上平台合作经营。广东省餐饮协会提醒美团,其指控违反多项法律法规,属实且证据确凿。在上述国家法律法规中,对企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占据支配地位,实施不正当价格行为有明确规定。以及通过限制竞争协议迫使合作伙伴不得与竞争对手合作的要求,都违反了国家相关法律。

但在今天美团回应的公告中,触及了法律的关键指控,却没有半字回应或举证解释,让其所属的广东省餐饮协会单方面定性,令人费解。

商家能抵制美团的二选一条款吗?

从协会的交涉函中,呼吁美团对广东餐饮业给予实质性援助,在第一条中,参考其他垄断条款如立即取消独家合作限制,可以看出广东餐饮企业的商家对美团的二选一条款并没有立即抵触。

原因很简单。协会的协商函中也提到,一旦餐饮企业打开其他外卖平台的订单,美团将通过强制取消、撤店等处罚手段,迫使餐饮企业放弃与其他外卖平台的合作。

鉴于目前国内外卖市场只有美团和饿了么两个外卖平台,美团已经占据了65%以上的市场份额。广东餐饮企业真的应该不敢惹美团生气,不能为了35%的份额放弃更大的65%线上外卖订单。

但是疫情导致国内所有餐厅停止在餐厅就餐,目前还没有完全恢复。虽然餐饮企业不敢直接激怒美团,但还是呼吁美团放开限制,让广大餐饮企业从饿了么增加35%的增量份额。

当然,美团今天的公告回应中还是没有提到这一点。

>  商家要求减免5%佣金的合理性?

  广东餐饮商家要求了开源,自然也会要求节流。交涉函呼吁帮扶的第二条,就提到直接减免整个疫情期间广东省内所有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或以上,并重点扶持广东百强餐饮企业

  因为交涉函的里,特别提到广东餐饮协会的新开餐企,佣金已经到了26%的比例,即100元客单价的餐品,商家要给美团缴纳26元的佣金,超过1/4比例。按照餐企普遍食材价格2-3倍才有利润可赚的行业管理,即一份50元的水煮鱼,鱼片食材控制在20元以下,才有钱赚。美团26%佣金比例,确实严重影响了餐企的毛利收益。

  因此,餐企要求减免5%的佣金,实属符合餐饮行业惯例,餐企并未要求太多减免。如此低水平的费用要求,如果美团不予支持,或者说减免哪怕5%的佣金,都会导致美团入不敷出,那反而触发了一个更严重的市场命题:

  美团创业10年来的外卖生意,其实并不是一个成熟的生意模式。这个生意模式,难道是建立在要么商家吃亏,要么美团吃亏的两难博弈上?

  美团的回应公告里,倒是间接回应了佣金减免的话题。提到了美团在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美团针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优质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返还外卖佣金,覆盖全国商户数量超过60万家。

  这种双方提供完全不同的说法,越来越刺激外卖这门生意是否可行的根本命题。商家说佣金一直在涨,收到承受不了的地步。美团说佣金收入的绝大部分需要投入在帮助商户提供专业配送、获取订单和数字化建设中。

  难道,商户和美团做外卖,注定都不可能挣钱。整个外卖市场,就是一场中国互联网大型公益事业?一个让骑手挣钱,让消费者方便吃饭的公益事业?

  美团是否真的帮扶了餐企商户?

  交涉函里特别提到,广东餐饮企业反馈对美团两次帮扶声明不满意,觉得许多内容并不能落到实处。公告函里提及商家不满美团帮扶的措施,应该是指2月3日,美团公布的《美团七项商家帮扶措施》。措施里提到,美团针对武汉及湖北地区商户,给予免佣金、延长年费、赠送1万套收银系统等措施。对于全国餐饮商户,则启动3.5亿专项资金,用户商户恢复经营。携手金融机构,为餐企商户提供100亿优惠贷款。以及赠送800门课程,帮助商户学习经营知识。

  从这些帮扶措施来看,确实没有一项涉及商户对于开源节流最在意的两项措施:放开和饿了么的合作;减免一点佣金费用。

  美团回应公告里对此,也没有直接回应。最多就是用了美团外卖启动了春风行动,推出每月5亿元流量红包、4亿元商户补贴,针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优质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返还外卖佣金,覆盖全国商户数量超过60万家。

  美团回应里提到了3%~5%比例的佣金返还,协会交涉函里也只是说减免5%佣金。貌似双方说法能够对应的上。那为什么广东餐饮协会的交涉函,依然要求减免佣金,依然说商户不满美团的帮扶措施呢?

  唯一的原因,可能只能从美团自己回应的一句话里找到一点答案:返还外卖佣金,覆盖全国商户数量超过60万家。广东目前返佣和活动补贴累计金额已超过1亿。而交涉函里倒也提到:广东各级餐饮协会,收到省内几百家餐企对美团的投诉。

  美团说覆盖了60万家,广东说有几百家投诉。美团的60万家商户,没有覆盖到广东那几百家商户?

  如果更一步推敲接近事实真相的答案,可能在美团回应公告的第一句话:唇齿相依,美团外卖今年首要任务是帮助300万餐厅活下去活更好。

  也就是说,不排除美团返佣覆盖的那60万家商户,全是中小型餐企。而广东餐饮协会提及不满的那几百家商户,都是有一定规模的餐企。

  美团这属于帮穷不帮急,还是60万商户,属于更穷更急的一类,这就无人得知了。

  餐企怎么采取进一步维权行动?

  广东餐饮协会交涉函的最后一句话,特别强调到:如贵司(美团)拒不回应和调整策略,广东省省、市、区餐饮协(商)会将联合全省各地餐饮企业、全国各地餐饮协会采取进一步维权行动!

  现在,美团倒是回应了,但是回应的内容,毕竟没有一项直接回应,更无调整策略。大概率广东餐饮协会,应该是不满意的。

  那么,4月17日之后,广东餐饮协会,怎么才去进一步维权行动?

  我们不是协会的人员,协会也暂未公布本周五才可能拿出的维权行动,我们在此,只能按照目前本地生活市场的已有发展态势,做出一些合理性的预估预判。

  第一,真的联合全国其他餐饮协会,采取跳出广东一省,形成全国性声浪的交涉声音。以全国性的餐饮行业影响力,要求美团必须拿出符合餐企利益的调整措施。此举的唯一不确定,在于全国餐饮协会的同步跟进态度。不过,按照疫情期间,已有四川、广东、山东等多地餐饮协会对美团发布的公开不满。广东一省餐饮协会联合全国各地餐饮协会的行动力,一定不会毫无反馈。

  第二,广东餐饮协会直接向国家有关部门,反馈甚至举报美团涉嫌垄断经营的不当行为。要求国家有关部门,以政策法律法规的强制性,介入美团涉嫌垄断经营的调查和后续其他举措。熟悉行业的朋友都知道,一旦国家法律层面,真的介入其调查,这完全不是美团所希望看到的局面。

  第三,广东餐企不惜直接和美团翻脸,选择饿了么平台或自建私域流量线上商城。即广东这些餐企,宁可背负和美团翻脸的代价,不管所谓的二选一排他要求,直接选择和饿了么合作,开源饿了么那35%的新增份额。或者类似西贝那样,通过企业微信,运营微信端的小程序商城,开辟外卖市场之外的第二流量战场。反正,现在的微信生态里,企业微信、小程序商城、朋友圈广告、公众号、第三方即配服务,已经构建起一条完整的美团之外的第三方一揽子服务链路。

  广东餐饮协会交涉函里,结尾提到疫情发作以前,餐饮企业对美团外卖是能忍则忍若美团继续坚持原有做法,则无异于杀鸡取卵,将逼迫广大餐企不得不采取包括法律行动、扶持新平台等措施对美团外卖进行反击甚至抛弃!

  我们上述的合理预估里提到的三点措施,其实交涉函里已经明确用法律行动、扶持新平台字眼,提前给美团打了预防针。

  尤其是交涉函里的那句能忍则忍,显示出此次广东一省餐饮协会的公开交涉,并非疫情一时的不满,而是长期堆积不满,到了疫情这种导致餐企生死存亡的最后时刻,不得不行动的一步。

  但凡有一粒花生米,你也不会醉成这样。但凡有一点喘息,广东餐企也不会急成这样。

  交涉函里的一句能忍则忍,一句生死存亡。美团今天的回应,不知道能够安慰平抚这两句话的份量。

说明:部分文章来源网络,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