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团

海底捞停不了“插队”的特权!

  海底捞(需求面积:900-1200平方米)花钱插队这事,整个过程非常神奇,而且海底捞自身并不能摆脱责任。  国庆节前,抖音短视频爆出一个海底捞门店排队就餐,可以花钱买到提前插队的特权排号事件。而且经过其他媒体的实际调查,花钱插队的情况符合事实,且在全国各地门店均可插队。  插队过程  任何顾客,

海底捞(需求面积3336.09-1200平方米)花钱插队。整个过程令人惊叹,海底捞自身也无法摆脱责任。

国庆前,一段颤音短视频爆出海底捞一家店排队吃饭的消息,可以花钱提前购买排队特权。而且,经过其他媒体的实际调查,花钱插队的情况符合事实,全国各地的门店都可以插队。

队列切割过程

任何客户都不需要成为海底捞会员,更不需要提供任何个人信息(包括手机号等身份信息),正常前往海底捞任何一家门店,当场拨打号码,即可获得当前订单的纸质号票。

如果客户对现场编号较低的编号位置不满意,可以登录淘宝或美团,通过海底捞* *(淘宝上相关店铺仍有大量,好评数可达6000以上)等关键词搜索相关卖家店铺。网上联系卖家客服,支付40元即可购买海底捞黑海会员特权。

卖家客服会在几分钟内提供最新的行号,然后附上手机尾号。客户可以通过卖家客服提供的手机号,现场寻找海底捞店员,并上报手机号,获得新的排名靠前的订单。

队列切割原理

从上面可以看出,任何客户通过淘宝或美团购买的插队特权的本质条件,其实来自海底捞黑海的会员特权。更具体地说,这是第二次出售,属于某人作为黑海成员的特权。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比如一个航空白金卡会员可以享受优先登机的特权。此人将其白金卡会员以40元的价格出售给任何一名普通乘客,并享有优先登机权。

不同的是,有了机票白金卡会员特权,航空公司可以一眼识别实名制登记系统中的机票特权是真是假。但海底捞黑海会员获得优先号,海底捞门店员工无法识别非实名制优先号。

当然,海底捞门店的员工很容易找出排队的优先级。比如一个客户在短时间内来排名两次,后一次明显领先前一次。只要不是盲员工,很容易发现很棘手。

据红星新闻记者实地调查,海底捞店员工确实表示可以随时取消排队号。然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客户公开表示,他们的特权电话号码已被海底捞员工取消。或许,海底捞员工觉得,当场这样做,会导致门店和顾客之间的纠纷,造成尴尬的事故!

排队漏洞

显然,整个过程的源头是海底捞本身通过网购插队的特权。也就是海底捞黑海会员可以获得提前插队的特权,就像海底捞公开透明的宣传一样。

海底捞停不了“插队”的特权!

我们从海底捞官网了解到,海底捞会员分为四个等级,黑海会员等级最高。官网明确告知,他可以享受减少现场等待时间的权利。

海底捞的会员属于类似航空公司的积分增长会员,而不是类似好市多的付费购买会员。要成为黑海的一员,至少作为官方规定,你需要把它吃掉(12000成长值及以上)。

海底捞停不了“插队”的特权!

这说明海底捞黑海会员至少有两种真实情况:会员身份背后有活生生的真实客户,海底捞有客户的真实手机号。

但除此之外,海底捞应该没有任何其他可以绝对确认和识别其成员的信息。这就给了其他别有用心的黑海成员第二次发财或者充当间接黄牛的机会。

不过,这只是部分黑海成员上场的充分条件。必要条件,还是疫情过后,海底捞真的很拥挤,来吃饭的人真的太多了。没有超负荷就餐的顾客,海底捞黑海会员插队BUG不是BUG。六月(June的缩写)

海底捞官方其实对插队事件做了官方回应。回应中有很多陈词滥调,脱水可以总结为三句话:网上销售插队特权严重违规(谁的规则被违反了?);海底捞已经联系这些网络平台采取法律手段打击(其他人会配合吗?);海底捞呼吁大家使用自己的官方APP和微信官方账号(可能对新APP有帮助)。

这是官方回应,对插队行为和修改会员规则没有实际影响。因为问题的根源还是刚才说的那句话:海底捞黑海会员可以插队,这是海底捞提供的黑白公共特权。

也就是说,今天海底捞黑海的一个会员,无论是亲自插队,还是为亲友插队,还是卖40元给陌生人。这种插队行为是海底捞会员制提供的法定权利。不是因为李四最后来吃火锅,而是张三来吃火锅,这种插队行为是无效的。

退一万步说,今天张三作为一个真正的黑海会员,获得了在店里插队的特权,然后随便叫了一个正在苦于排队的陌生顾客,拿着他的号码正常进去点菜。请问,不要说海底捞店的员工找不到,就算找到了,员工能站出来制止吗?

当然,实际情况可能是没有黑海会员去店里卖,为了赚这40元而安排插队。海底捞的门店和就餐客户高度分散在全国各地,所以线上手机销售运营就符合这种有利可图的溢价倍增收入。

特权没有解决办法

海底捞鼓励客户加入会员,鼓励会员使用自己的官方app和微信官方账号(想用就要注册),这也是餐饮行业非常常见的会员运营方式。通过简单的会员数据核算,吃饭的顾客越忠诚,高频消费的权益就相应越高,从而反向激励顾客更高频

前往消费。

  海底捞这种餐饮品牌制定的会员规则,无可厚非。

  但是,大概率海底捞官方在制定他们的会员规则时,可能并未预料到疫情之后的一些城市门店,到店顾客的排队,会像国庆节前曝光的那起事件一样,出现前面有几百个的排号盛况。

  这时,黑海会员平时满足那种排队几十人的插队特权,价值瞬间飙升到一个高溢价程度。你会发现,海底捞此前一直安抚的那些排队顾客的手段,什么免费美甲,免费擦鞋,免费小零食,都不奏效了。排队几百个号,正常人都会疯掉。这还是排除了那些不愿等位,可吃可不吃的摇摆客群。

  这个时候,黑海会员可以插队,就成为沙漠之水,星夜之火,会员特权溢价飙升。我们知道,但凡一种特权存在溢价,傻子才不会拿去二次贩卖。不然,那些明星演唱会门口的黄牛,怎么就屡禁不绝?那些粉丝怎么就清楚明白的割了韭菜?

  这种插队特权的售卖现象,更像是自由市场自发调配出来的合理结果。疫情期间官方治理口罩涨价,也是一边用史上最严手段严厉打击,一边竭力加大生产供给。两手要抓,两手要硬(备注:两者只有逻辑可比性,不具备价值可比性。口罩是疫情期间生命权的必要物质,火锅可吃可不吃)。

  除非海底捞彻底取消黑海会员的插队特权,否则贩卖插队这事,永远不可能禁止。这是个僧多粥少的刚性矛盾,类似三甲医院的专家号,实名制也抢手到不能当天排上号。至于海底捞说的联系在线平台打击,人家平台配合的理由是什么?就算这些平台配合了,卖家在微信群聊不能做?微信附近加好友不能做?或是干脆黄牛到现场兜售不能做?

  终究来说,真有其他顾客不满有人付费换来的插队特权,这事还真怪不到付费的顾客,怪不到网络卖家。要怪,根子还是在海底捞那里。

  哪怕,海底捞已经通过加速开店,鼓励顾客注册会员,或是官方在线渠道预约了。

说明:部分文章来源网络,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