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团

盒马食品市场,美团买菜,买菜.巨型“围剿”菜市场

  买菜这件小事,被巨头盯上了。  1月中旬,美团低调上线一款名为美团买菜的App;3月28日,阿里旗下盒马鲜生在上海开了一家菜市场,取名盒马菜市(需求面积:500-1000平方米);3月30日,在阿里本地生活生鲜伙伴大会上,饿了么和当红的生鲜电商叮咚买菜达成战略合作,并宣布买菜业务已进全国100城

买菜这件小事被巨头们盯上了。

1月中旬,美团推出低调App叫做美国食品采购团;3月28日,阿里旗下的盒马生鲜在上海开了一家菜市场,名为盒马市场(需求面积3336.05万-1000平方米);3月30日,在阿里本地生活生鲜合作伙伴大会上,饿了么与热门生鲜电商丁咚达成战略合作,宣布杂货购物业务已进入全国100个城市。

在大多数80后和90后年轻人的印象中,市场生意并不性感。那是广场舞中爷爷奶奶们的主战场。他们一大早就去排队,抢购了所有的新鲜蔬菜,留下了一堆枯枝败叶。

互联网瞄准菜市场,懒惰的年轻人终于要扬眉吐气了。在上海,你坐在家里动动手指。新鲜蔬菜、鸡蛋,甚至活鱼活虾,半小时内就会送到。在北京,美团杂货店购物服务已在天通苑和北苑推出。与生鲜电商明星玩家不同,他们专注于卖菜。

互联网颠覆了很多东西,电商摧毁了很多品类,但并没有完全拿下生鲜。毛利低、亏损高、供应链复杂是生鲜经营的难点,尤其是在蔬菜市场。

换句话说,这是电子商务领域最后一块硬骨头。但同时,也可能是最后的价值洼地。

现在,四股力量,即保鲜电商、保鲜外卖、社区保鲜店、社区团体,正在包围着传统的菜市场。未来,他们能做的不仅仅是把水果摊搬到楼下,还能把菜市场开到你家。

新玩家进入游戏

很多人习惯在外面卖菜,但不一定习惯在外面买菜。

在北京蒲黄峪地铁站附近的蒲安居菜市场,摊位上的蔬菜一部分当场售卖,一部分通过饿了么、美团等外卖平台售卖。这些大小不一的蔬菜摊在外卖平台上被称为“蔬菜公社”、“四季鲜”、“E鲜”。

用户通过外卖平台下单,外卖小哥当场取餐后送回家。食物还在市场上,但已经转移到网上市场了。

这种模式并不新鲜。早在两三年前,市场摊主就纷纷入驻外卖平台。与餐饮外卖相比,最大的变化是配送的对象由餐转菜。现在,北京有很多像这样的食品市场。

这是互联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菜市场。

第二类快速崛起的市场主体是垂直保鲜电商。丁咚以买菜为主,与综合外卖平台定位不同。此外,丁咚在买菜模式上是个体户,供销一体化。在供应链中,丁咚通过在社区建立前置仓库来采购食品,以提高订单响应速度,实现快速周转。

在前置仓模式下,用户从APP购买的蔬菜直接从小区附近的前置仓送出,由配送人员送货上门,保证新鲜度和时效性。

成立于2017年的丁咚杂货店购物并不是前置仓库模式的先驱。在此之前,每日优鲜已经将前置仓模式变成了生鲜电商的独角兽。但每天的优鲜品品类更加齐全丰富,覆盖的消费场景更广。

与日常游仙APP社区的前置仓模式类似,线上美团杂货购物采用APP便民服务站的模式,按照商圈和社区进行经营。

大力卖菜的第三类玩家是社区生鲜店。

2016年,阿里旗下的盒马鲜生第一家门店在上海开业,专注于生鲜产品,成为新的零售样本。今年1月,有消息称,盒马鲜生正在研究开发社区菜场业态,计划在生日当天将盒马鲜仙的自有品牌分离出来,做一个类似菜场的社区超市业态。这一消息于今年3月得到证实,并以的名义登陆

除了延伸出大卖场业态的新物种退出市场外,更多的小区生鲜店也在沙滩上落地。一品生鲜于3月完成腾讯投资的B轮融资。据市民介绍,一品鲜的目标是社区菜市场。此外,便利店也在积极进入市场。3月28日,罗森与首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宣布成立合资公司,共同进军社区生鲜便捷零售市场。

另一个新兴的参与者是社区团购。作为2018年最大的资本出路,几乎所有社区团购项目都是以生鲜食品为主,围绕家庭消费场景逐步拓展一篮子服务。但与以买菜为主的生鲜电商相比,社区团购多为预约模式,次日发货,并不能解决当下的消费需求。

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昕曾说,生鲜市场6万亿元,菜市场80%,大卖场20%。随着以夫妻店为主要形式的菜市场逐渐衰落,新业态将包围菜市场。

巨型入场是为了交通

过去几年,生鲜领域的投资热情并没有降低。作为电商最后的堡垒,从O2O,到新物种,再到社区团购,保鲜创业项目层出不穷。但这一次,为什么是菜市场?

80、90后成了主要消费者,越来越懒。这是徐新在今年1月的一次公开演讲中做出的判断。在她看来,用户懒惰导致的消费变化,是春季生鲜电商到来的背景之一。

对于下班后需要做饭的城市白领来说,时间和方便是优先考虑的因素。与传统菜市场相比,这是电子商务在杂货购物中的优势。在同类菜品价格和质量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即使性价比更高,用户转向线上也不难。比起去菜市场抢阿姨爷爷奶奶的菜,在家里刷手机之类的菜显然更舒服。

然而,从线下到线上的需求已经被外卖平台解决了。这波生鲜电商的核心卖点不止于此。

普安居菜市场的店主刘女士,2017年入驻饿了么,把菜摊搬到了网上市场。后来,她也定居在美团。刘女士告诉燃烧财经,外卖平台让她的销售额增长了30%左右。如今,人们制造便利,很少有年轻人来商店。她说。

这是平台给传统菜市场带来的增量,但问题也很明显。订单数量不稳定,刘

女士的菜摊经常出现用户下单后,店里的菜已经卖完了的情形。当传统菜市场拥抱互联网,供应链的难题凸显。相比之下,叮咚买菜这类直营电商,对产品的把控度更高,用户体验更好。和蔬菜结合,让前置仓成为2019年的小热点。

  然而,不论是外卖平台,还是生鲜电商,都不是新生事物。真正让菜市场全面进入大众视野的,是因为巨头的进场。

  美团、阿里、腾讯,都在今年以不同形式进军菜市场。盒马鲜生CEO侯毅在承认叮咚买菜让盒马鲜生感到了压力后,盒马菜市就正式亮相。美团直接上线美团买菜,但无论从模式还是策略上来看,美团买菜都跟叮咚买菜有一定相似性。腾讯选择以投资形式进场,谊品生鲜是继每日优鲜后,获得腾讯投资的又一家生鲜企业。

  盒马和小象也需要扩充更高频的蔬菜品类,因为这能带来流量,它们已有的配送运力是可以直接用的。一位电商行业分析师向燃财经表示。

  在徐新看来,传统零售渠道已经停止了增长,互联网进入下半场,获客成本越来越高,靠烧钱成长为超级大平台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对流量的渴求,让蔬菜这个高频刚需却难以被电商渗透的品类,成为巨头眼中必须拿下的堡垒。按侯毅的说法,这是做烟火气。

  能否跨过盈利关

  盈利难,是摆在大多数生鲜电商面前的一道难关。

  2014年大火的生鲜O2O,大多数项目因为无法盈利,未能跑通商业模型而消亡。即使是在2017年就单月营收突破2.8亿元的每日优鲜,也只是在一线城市实现盈利。

  由于蔬菜的客单价低,加上容易损耗,履约成本高,总给人一种苦活累活的印象。举个例子,用户通过生鲜电商APP下单一份10元的蔬菜,按25%的毛利算,这一单平台只能挣2.5元。如果再算上配送成本、仓储成本,人员费用分摊,这一单必然亏损。所以在过去的生鲜电商创业里,生鲜长期被作为一个引流的品类。

  国泰君安证券对叮咚买菜的盈利模型进行了估算,按客单价50元、单仓日单量750单、月单仓销售额124万元计算,叮咚买菜的前台净利率为-5.3%。这意味着,在当前的模式下,叮咚买菜这类买菜类电商是亏损状态。同时,国泰君安证券指出,在前置仓模式中,能否盈利主要取决于订单密度和客单价。

  这意味着,卖菜类的生鲜电商,只有实现足够大的点位覆盖,有足够高的订单量支撑,同时提高客单价,才能扭亏。从目前来看,尚未出现全国性的生鲜电商品牌,大部分仍处于布点扩张阶段。

  但也有声音认为前期烧钱扩张是必要的。毕竟是在风口上,现阶段资本不看盈利,主要看增长。上述分析师说。

  相比之下,饿了么和美团等推出买菜业务的生鲜平台,似乎短期内不用考虑盈利问题。在3月的生鲜伙伴大会上,口碑饿了么宣布2018年买菜业务已在全国100个城市铺开,并且将推进至500城。

  在饿了么的开放平台模式下,蒲安居菜市场刘女士这类摊主,成为平台上无数个菜商之一。跟餐饮外卖类似,这种外卖买菜的平台盈利,主要来自于对入驻菜商的佣金抽成。

  刘女士向燃财经透露,她的菜摊在饿了么以菜公社的品牌存在,菜公社是菜市场代运营商。像她这类的菜摊摊主跟菜公社建立合作,入驻饿了么等外卖平台,平台和运营商分别在菜摊的销售额中进行佣金抽成。平台抽成10%,运营商抽成10%。她透露。

  如果说开放平台更多是整合了传统菜市场的菜商,社区生鲜店则是将自己定位成了大型菜市场。对于巨头而言,短期盈利并非当务之急。阿里的盒马鲜生,美团的小象生鲜,这类定位新零售的新物种,下的可能是一盘更大的棋。有分析认为,美团上线美团买菜,可以共用美团的配送和技术基础设施,从长远来看会和小象生鲜形成功能互补,二者形成协同。

  无论如何,巨头和创业公司已经盯上了菜市场这个市场。蛋糕也好,硬骨头也罢,它们都将投入资源一较高下,传统菜市场也必将迎来冲击和改造。

说明:部分文章来源网络,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