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饿了么

饿了么有个商家盗用我的营业执照和卫生许可证应怎么办

就看营业执照上的日期是谁先办理的,之后再视频录像口头警告一次,如果还是不行就上法庭吧

饿了么新人补贴由谁来买单?

是平台与商家共同补贴。

不过没有显示二者出资的比例是多少跟多少,用户在下单时可以享受得到,但是仅限于在参与了百亿补贴的商家下单,而且通常会是针对某个店铺里面特定的套餐。

随着饿了么百亿补贴的继续加码,给消费者带来的是更多优惠,但是没有明确表示什么时候截止。

饿了么降价商家怎么取消?

1.在饿了么,选好商品,确认订单。订单上,有百亿补贴优惠,还有店铺满减优惠。这些,是默认的,无法关闭取消;

2.在确认订单页,还有饿了么红包抵用券。这个,是可以选择不用的。不用,就相当于关闭了

不用出门,只要轻松点击一下鼠标,就可以直接在家享受支付宝饿了么外卖券未配置有效红包美味食品…

取消不了的,你只能联系顾客让他退单取到他们的理解。

饿了么百亿补贴金额是随机的吗?

是的,饿了么百亿补贴金额是根据玩家对饿了么的粘性不同而有所变化,比如新玩家的话,补贴金额是比较多的,一般八块到15块,而如果是经常在饿了么点外卖的老用户,就只能领到两元到五元的补贴

饿了么“将走”,美团或“换帅”:外卖的下半场该怎么打?

从年龄上讲,饿了么并不比美团年轻,但城府就是没美团深。

本来《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此文指的是美团,但美团硬是装作没看见,饿了么硬是忍不住,深夜发文,“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近日,《人物》杂志特稿“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刷爆了网络,舆论纷纷将矛头指向美团,但美团就是假装看不见。

作为美团外卖强有力的竞争对手,饿了么本意是想向外界示好,凌晨1点(佩服加班精神)发文“你愿意多给我5分钟吗”,称“系统是死的,人是活的”,它会尽快发布新增加愿意多等功能,也会重新调整配送员的绩效机制。

没想到一文激起千层浪,虽然有很多人回复“愿意”,但更多的人质疑饿了么甩锅给消费者,直指这样的方案解决不了实质问题。

本是一片好意,没想到引火烧身,舆论风向迅速掉头,从对美团的系统批判转向对饿了么的声讨。

在沉默48小时后,美团终于发声了。美团通过官方微信回应称,没做好就是没做好,没有借口。系统的问题,终究需要系统背后的人来解决,我们责无旁贷。

美团特别指出,将优化调度系统,给骑手留出8分钟弹性时间,比饿了么的5分钟足足多了3分钟。

不得不说,美团的情商比饿了么要高,技术的问题还是靠技术来解决。咱真的不能甩锅给消费者。

饿了么没从技术上去回复,或许跟近期其CTO离职有关。

据多家媒体报道,饿了么前CTO张雪峰已于9月初从阿里离职。

作为外卖平台的CTO,主要专注技术,跟美团CTO穆荣均一样,张雪峰也是低调得没有人知道,不过低调掩盖不了他是饿了么的元老的事实。

2015年,在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的前夜,饿了么感受到了美团逼人的气势,张雪峰临危受命出任任饿了么CTO。

张雪峰不仅是技术过硬,而且履历丰富,特别是曾在携程任职,担任携程国际事业部CTO。

有了这样的底蕴,饿了么在本地生活服务方面的扩张也更有底气。就这样,饿了么和美团且战且进,一路走到2018年。

这一年,阿里豪掷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被阿里收购的企业,要么融入,要么走人,张雪峰选择了融入。

其后,阿里打通了口碑网和饿了么,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饿了么跟美团由外卖领域的战役扩大到全域的战争。

为此,张雪峰的职位也在不断做出调整。今年1月,担任本地生活 科技 创新中心负责人,而在8月变为本地生活CEO助理。

不知为何变着变着他就离职了,据雷帝网报道,张雪峰离职是因为,需要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做点自己喜欢而过去一直没法抽时间做的事。

有人说,难怪这一局,美团赢了,原来是CTO走了。其实这是表象,阿里人才济济,分分钟补缺。

实际上,美团也有大人物即将“退休”,而且退休理由跟饿了么CTO也是如出一辙。

如果没有意外,美团外卖曾经的主力大将王慧文不到三个月就要退休了。

今年年初,王兴发邮件谈到了王慧文“退休”的时间安排。

针对此事,王慧文表示,一直以来都不能很好地处理工作与家庭、 健康 ,业务经营与个人兴趣之间的关系,也担心人生会错过不同的精彩。

巧合的是,公司实力、高管地位、措辞理由惊人的相似,不得不说,真正的竞争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事实上,在今年6月份,就有媒体曝出王慧文疑似退休。不过,按王兴此前的说法,王慧文应于年底退退休。

如果从元老数量减少上来讲,这一局饿了么和美团或许掰了个平手。

不过,从后期人才的替代上来讲,谁能更胜一筹,还有待观察。阿里人才多如牛毛,轻松不缺。

王慧文是美团外卖开朝元老,能取代他地位的人不多。不过,此前王兴重用了垂直服饰领域好乐买创始人李树斌。

王兴出手向来以“狠、准、稳”著称,当时启用王树斌,外界猜测是为了直接杀入阿里后方,牵制饿了么,有点“围魏救赵”的意思。

实际上,很多人都用过这招,屡试不爽。比如,在美团上线打车业务的时候,滴滴不直接以补贴刚怼,而是上线外卖。

这一招还真起到了明显的效果,后来迫使美团打车放弃了既定路线。

未来,王慧文离职后,美团和饿了么究竟怎么打?

企业之间的竞争,除了人才的竞争,还有模式的竞争以及战术的竞争。

关于外卖平台现在怎么打,饿了么效仿拼多多,直接拿出粗暴简单的方式――百亿补贴。

9月初,饿了么直接祭出百亿补贴,一下子扩展至到百城以上,而且是常态化,给人一种“破釜沉舟”的架势。

自拼多多发起百亿补贴后,借此实现了品牌上行。此后,阿里、京东不得已只能被动跟随,引起电商领域的“百亿大战”。

但在外卖领域的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以王兴的打法估计也不会贸然跟随。只是饿了么已将用百亿补贴撕开了一道口子,美团流量的流出也难以避免。

饿了么和美团之战从最初的补贴商家争夺之战,到后来的人才PK,都是在增量市场的背景下,虽然大家在打,大家的份额都是上升额。

如今在存量市场的争夺就是此消彼长的过程,外卖平台的战争已然进入下半场。

只是下半场里多了阿里的参与,存在很多变数。饿了么敢于常态化补贴,就是因为背靠阿里。

对阿里而言,只有不遗余力抢占外卖市场份额才能遏制美团在本地生活服务方面的快速扩张,因为本地生活服务这一仗,阿里绝不能输。

对美团而言,或许也会采用声东击西的打法,因为外卖的市场份额已经大到无法增长。为了制衡饿了么,美团最好的办法就是杀入实物电商,以此震慑阿里。

实际上美团已先行一步,取消了支付宝支付渠道,上线“团好货”,进军实物电商。

以此来看,外卖平台的下半场已然不是外卖之争,而是平台之战。

不过,有对手总比没对手强。一个企业如果拿着望远镜都找不到对手,那已经进入到衰退期,所以只要美团和饿了么一直打下去,就能一直走下去。

作者:风清

说明:部分文章来源网络,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