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饿了么

互联网行业并购的第三条创新路线是饿了么

  从被传卖身美团,再到传滴滴入股,最近的饿了么不太平。  滴滴入股饿了么,是抱团取暖的无奈之举,还是应对竞争的创新路线?对于滴滴而言,出行市场和生活类配送市场有着天然的契合性,死敌Uber也在美国进行过这样的尝试;对于饿了么来说,美团与大众点评的合并令其倍感焦虑。于是,这起在坊间若隐若现、若即若离

从被卖给美团,到被送到滴滴买股票,最近的饥饿并不太平。

滴滴饿了吗?是无奈的热身方式,还是创新的应对竞争方式?对于滴滴来说,出行市场和生活配送市场有着天然的契合,死敌优步在美国也做过这样的尝试;对于饥民来说,美团合并和公开评论让他们感到焦虑。所以,这种在市场上若隐若现、超然的合并,自然就发生了。

故事开始于2009年,当时连智能手机都不流行。当时还在上海交通大学读研究生的张,和他的团队在大学宿舍建立了一个订餐平台。经过多年的努力,最好的时光在人们饥饿的时候到来,O2O终于站在了风口浪尖,成为了一所出类拔萃的学校。

风口饿了的时候,突然发现,持续了几年的空场突然挤满了人。2013年下半年,组长美团进入外卖领域。美团外卖负责人前往上海,向饿了么创始人张提出收购意向,但张拒绝了。

在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里,饿了么引入了大众点评、腾讯和京东。COM的战略投资接连不断,与美团的外卖竞争激烈。

令张尴尬的是,今年10月8日,美团和大众点评宣布,前者是强大的竞争对手,后者是战略投资者。当晚,关于饥饿人口也在合并的谣言甚嚣尘上,张通过公开信发表独立宣言:饥饿人口将保持独立发展。

要想独立发展,除了解决融资问题,张最难的就是分销环节。如何解决分配问题,即使从欧美的同类车型中,也找不到最终稳定的形式。现有的方法都是分阶段的,可能会改变。

通过一个简单的假设,我们可以想象其中的难度。比如一个地区,餐饮高峰期需要10个经销商,那么每天11: 13、17: 19之后,这10个经销商就会闲置,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在困难面前组建自己的团队,然后通过拓展业务链条,增加餐饮以外的业务形式,充分利用团队;或者批量外包配送团队的时间段,这是O2O在各大餐厅正在拓展的超级业务线和医疗线的意图。另一种是分享别人的资源,包括饿肚子的做法和百度被编或者和各个地区小而散的物流团队合作。

如果你饿了,和滴滴牵手是资本层面以外的业务层面的合作,那么合作属于第二种模式:利用滴滴闲置的社交能力空间完成分销。如果我们开阔一下视野,会发现在整个物流行业,利用社会闲置运输资源有效配置来降低物流成本的思路正在逐步尝试,包括人人快递、JD.COM、菜鸟等在内的很多公司都在同一个城市开始了这项业务。

滴滴有这个容量空间吗?是的,有。而且,在一些城市,滴滴司机已经开始自发开展类似的货运业务。骑滴滴专车的时候收到了司机的名片。据司机介绍,他也在同城配送一些商品,已经和一些需求相对稳定的B端客户(指商家)建立了微信群。司机还告诉提交人,他认识的几个司机正试图扩大这一业务。

更重要的是,滴滴有足够的调度能力。经过几年的发展,滴滴平台已经能够及时处理大规模数据,并根据反馈信息进行整体调度和调控,这是O2O配送中最需要的能力,频率高、距离短、时效性高。

在本次持股公告的同时,双方还公布了在同一城市共同构建4轮和2轮分销体系的计划,这也证明了未来双方在产能空间方面进行资源整合的可能性。根据国家对于餐饮行业的相关规定以及目前在配送领域的实践,滴滴在非餐饮领域更有可能在同一个配送干线领域发挥作用,并将在最终的配送中继续打造和发挥实力。

当然,这只是猜测之一。毕竟众包物流的最终形态还是没有明确的方向。或许滴滴如饥似渴的持股可以成为互联网行业并购的第三条路线。

说明:部分文章来源网络,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